冬湿寒冷气候

北欧人以为自己做到足够好?全球气候变化问题
更新时间:2020-09-17 06:57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可再生能源领域包含多种能源,而不同的能源种类发展极为不均衡。目前,可再生能源领域的“王者”毫无疑问是水力发电,而太阳能、风能、地热等较为耳熟能详的能源种类也在发展过程中取得了一定的地位。作为对比,有些可再生能源种类的发展却后劲不足,例如海洋能。海洋能囊括了潮汐能、波浪能、温差能、盐差能、海流能等诸多形式,虽然其开发前景诱人,但始终未能成气候,仅在法国(朗斯潮汐电站)和韩国(始华湖潮汐发电站)存在一定规模的应用。在有限的资金投入前提下,应由哪一种能源获得优先权便成为了一个新问题:到底应该将资金投入已成气候的强势能源种类中寻求更快速的突破,还是应“按需分配”、给予目前发展未成气候的能源种类更多的扶持以达到能源种类多元化平衡发展的目的、静待不同种类的能源迸发出更多潜在的解决能源问题的新路线?

  自2019年夏季以来,以北欧国家为首发起的应对气候变化运动的浪潮席卷了全球,在全球媒体及社交网络平台掀起了一石激起千层浪般的热议,而环境与气候问题亦借此再度重回公众瞩目的焦点。关于应对气候变化运动和以瑞典气候活动家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为首的环保领域活跃人士,国内外各方舆论均呈现褒贬不一的评价。支持者认为气候变化运动与年轻的活动家展现了年轻一代敢于站出来发声的勇气,折射了人们应有的社会责任感。而反对者则质疑气候运动及活动家背后的动机、是否掺杂了政治影响。两方阵营争执不下,显然谁都未能真正说服对方。

  前文已谈及气候变化运动的支持方普遍重视社会平等与正义,故选择发动游行和四处宣传环保减排的重要性是他们的主要行为。本轮全球气候变化游行的大规模爆发可追溯到瑞典学生周五的游行。起初影响力只在北欧地区传播,因为呼吁全社会关注环境与气候问题在北欧整体是受舆论认可的正面形象。长居北欧后,我也逐渐开始能理解北欧人民对环境与气候问题的一腔执念:离极地越近的国家对气候变化越敏感。尤其当我亲眼看到冰岛与格陵兰岛的冰川消融速度快到有多令人心碎后,潜意识里对这方面的议题自然会给予更多关注。我一个外来人士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北欧当地民众了。如果这些社会号召行动仅仅发生在北欧地区范围内,可能最后就是一桩没有什么争议的美谈。但当气候变化运动的影响力扩散到世界其他国家时,纷争便出现了:每个国家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社会诉求及优先考虑的事情也必然不同。

  在新能源领域,环境与气候问题一直同这个行业的发展息息相关。在新能源业界,多数人的共识是缓解环境和气候问题需要根本性的能源革命,而不是光喊一些口号、组织几趟游行、做几次演讲就会有显著成效,也不是说所有人都变成素食主义者便能解决问题了。

  此次舆论对立有诸多成因,但显而易见的是大家对气候变化运动的第一反应代表着截然不同的立场与切入点,本质并无对错之分。我既能理解支持气候变化运动和气候活动家的一方,也能理解反对的一方。支持方是社会性的出发点,重视社会平等与正义(social equality & social justice),认为解决问题应以社会需求出发,先有社会倡议与社会意识(social advocacy & social awareness),激发社会各方群体的参与式行动(participatory action)与社会层面的反思(social reflection),后带动可行的解决方案。而反对方则为奉行务实主义的出发点,认为应先提出能够切实解决问题的方法或技术,并付诸于行动。在解决问题后,社会意识的形成便会自行水到渠成。从我曾经的社科背景(社会发展学)角度来说我是支持前者的,我相信应该也没有社科学者会对社会公平与社会正义的重要性表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