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湿寒冷气候

牛津大学环境变化研究所、地理和环境学院以及物理系的地球系统科
更新时间:2020-09-17 06:57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如果全球升温2摄氏度,将会有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气候严重失衡的状况发生。沿海地区的居民会受到居住地被淹没的威胁,成为气候灾民。除此之外,气候异常变化将会加剧,更多的极端天气将如约而至,比如温度高的地区温度越来越高,干旱的地方越来越干旱,一些地方的降水量增加,洪涝灾害更加频繁。粮食危机、生态危机接踵而至……

  2020年,一场公共卫生事件震惊世界——新冠肺炎疫情,目前还没人知道它将如何收尾,而它给地球带来的影响也还无法估量。与此同时,另一场全球危机正在加速袭来——气候变化。

  问题是,无论是疫情还是气候变化,最终管理的结果都取决于那些最不发达的国家或者最后采取行动的国家。也就是说,新冠肺炎疫情和全球减排的前景,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板。

  普林斯顿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以及土木与环境工程系教授丹尼斯·莫泽拉尔则指出,我们有可能在改善空气质量的同时加大了排放,所以需要思考怎样同时改善两者——既降低空气污染,同时也不增加温室气体排放。通过研究两者之间的合力以及此消彼长的关系,来达到一种平衡。

  人类的皮肤算是较为敏感的器官,对个人而言,假如升温2摄氏度,似乎也感受不到明显的变化。毕竟2摄氏度实在太渺小。但如果将主体换做是地球,那后果就不堪设想,这也是绝大部分科学家的一致看法。

  与之相对应的是,世界各国遭遇了自187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衰退,经济、金融以及所有部门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为此,关大博担忧,政府和公众是不是有足够的注意力再来关注气候变化这样的问题?

  防止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性后果的时间窗口已经很有限了,必须要考虑所有的行动。专家们认为技术当然是一个解决方案,但是我们不能仅仅依靠技术,必须要两条腿走路,无论是全球化合作还是个人消费生活方式的改变,需要首先从改变观念入手。

  人类的各项活动影响着大气环境和气候,而地球环境的这些变化也影响着人类和生物的活动,从阿拉斯加海鸟的大批死亡,澳大利亚海域的珊瑚白化,到农作物的减产,乃至啤酒价格的飙升……

  他们建立了不同的模型,发现所有的政策结果都是很大的U形或者V形曲线,也就是说新冠肺炎疫情减少了经济的发展,同时也减少了二氧化碳的排放,从某种程度上讲,新冠疫情对碳排放减少有一个正面的影响,它减少了11兆吨的碳排放。但随着经济重启,这条排放曲线又开始上扬,是否会超过之前的排放值,现在还不得而知。

  《巴黎协定》确立了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幅度控制在远低于2℃的目标,并为1.5℃温控目标度而努力。

  迈尔斯认为,有两种方式可以抑制这种迅速升温的趋势:一是全球禁用化石燃料,二是安全有效地处理二氧化碳。显而易见,第一种办法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第二种办法显得尤为重要。人类已经掌握了碳捕捉技术,像“打针”那样将其注入地壳之中。在挪威,人们从化工厂捕捉二氧化碳,通过加压将其变成液态,然后用泵注入地下储存。这种办法有点像将油气开发“逆转”过来,人类就是从这些地层中把油气开采出来,油气燃烧后释放了二氧化碳。目前,人类每年向地球深处注入4000万吨二氧化碳,但是这只占二氧化碳年排放量的千分之一。也就是说我们每排放1000吨的二氧化碳只有1吨二氧化碳被注入了地壳当中,“目前还有400亿吨二氧化碳在空气中,我们的碳捕捉还远远不够。”迈尔斯呼吁,全球能有更多的“针筒”将二氧化碳封存于地壳中。

  在想办法鼓励更多“针筒”去封存二氧化碳之前,我们首先需要问一个问题,安全地去捕捉和储存二氧化碳最大的受益者到底是谁?如果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化石燃料资产的拥有者,那么,他们就天然地具有义务去封存二氧化碳。按照迈尔斯的逻辑,通过化石燃料的回收义务这个政策,可以更加低成本地去符合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