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湿寒冷气候

全球气候问题及对策估算出南航广州公司2007年涉欧盟航线万吨
更新时间:2020-09-16 16:03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2)民航碳减排机制应是全球范围而不是区域范围。欧盟提出的航空碳减排措施是基于区域角度的考虑,其结果很可能是引发各国增加基于碳减排惩罚性措施的航空管制。民航运输具有广泛的国际性,要求在制定涉及民航事务的机制应该是全球性的,虽然全球性很难达成一致协议,但这也是必须的道路。碳减排量其实可以通过航权来加以控制,这也是可行的办法之一。

  自全球气候变暖以来,原有的自然生态系统遭到破坏,物种消亡、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由此连锁反应带来了区域性的天气模式变化,飓风、洪涝灾害、厄尔米诺、暖干化等极端恶劣气象频发,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全球气候变化带来的农作物减产、水资源短缺、疾病扩散和变异速度加快等直接威胁着全人类,特别是不发达国家人们的生存权。

  (4)建立我国民航碳交易机制。碳减排是一项惠及全人类的大事,我国民航业不能推卸这一责任。倡导低碳经济的新模式也是我国经济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我国民航业应通过建立国内的民航碳交易市场,将航空旅客支付的碳附加费转移支付到中和碳项目中来,已到达降低碳排放的目标。我们将波特定理应用到两个行业中来,民航业降低碳排放的成本极高,飞机制造商和航空公司都在千方百计降低客座公里油耗从而降低碳排放,但由于科技发展的瓶颈,降低1%碳排放的成本极高。应该将这部分用于民航减排的资源投入到其他减排成本低的行业或项目中去将是一个共赢的选择。这种碳中和资源只能通过建立民航碳交易机制这种经济手段进行优化配置。

  上世纪末,各国专家明确:指出促使全球气候变暖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以二氧化碳为主温室气体的过度排放。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的经济活动如化石能源(石油、煤炭、天然气等)的消费迅速增长,导致了二氧化碳排放的急剧增加。交通运输业作为能源密集型行业,制造了18%的全球累计碳排放量,而作为航空运输业虽然其排放量只占全球2%的份额,但因其跨国家、跨区域的碳排放特性,民航业被纳入全球协调碳排放治理的主要对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1)共同但有区别承担碳减排责任。碳减排是一个关乎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应该采取市场机制来解决而不是欧盟出台的惩罚性措施。全球民航的碳减排责任也应遵循《京都议定书》的规定,本着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我国民航运输量虽然位列全球第二位,但是只是最近几年的事情,我国民航的碳排放量总额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不加区别的施以惩罚性措施是极为不公平的行为。

  中国民航应该做好应对世界民航低碳变革的各种准备,探讨出合理的、行之有效的对策是必要的。作为碳减排责任的履行者航空公司,应该倡导低碳航空个理念,主动承担而不是逃避碳减排责任。笔者认为:我国航空公司应以遵循市场化为基础辅以社会责任感的总体原则来加以应对“碳压力”。下面简单提出一下几个观点供读者思考:

  随着欧盟通过的修订后的第2007/589/EC决议的实施,2009年底按欧盟规定,所有有欧洲航线的航空公司都需要提供精确的碳排放数据。决议详细规定了所有欧盟内及涉及欧盟航线的航空公司碳减排的实施办法,计划2012年起将对涉及欧洲航线的航空公司实行二氧化碳排放配额制,届时航空公司不仅要考虑航权、经营业绩等传统因素,还要考虑其碳排放配额,碳排放配额不足的航空公司可以通过购买配额来抵消他们超额的排放量。按照欧盟决议,所有进出欧盟及在欧盟内部飞行的航空公司都需要在2009年底前向欧盟提交精确的碳排放数据,否则将无法获得免费排放配额;自2012年起,这些航空公司飞机排放的温室气体必须纳入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其中85%的减排额按照航线免费使用,剩余的减排额将以拍卖的形式出售。至2020年将全部实行拍卖机制。如果这种航空业引入碳排放配额制,每家航空公司将为此多支付数十亿欧元的碳排放税来购买足够的配额。

  2007年我国除港澳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