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序草属

平常也有一些原政协委员和现任政协委员到他这里来
更新时间:2020-09-11 11:57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我和李士杰交往多年。最早是上世纪90年代末在北京市两会期间,他总会挎着一个相机,在会场照相。有时也会到小组会,甚至到委员房间照相,当时他在《中国民族报》供职。后来,他开始写书,一写就是好几辑《政协委员风采录》,收录了上百位委员的事迹,可以说图文并茂(是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生活的真实写照)。当年他参加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第15期培训班学习,他在学习期间就把60个同学的学习生活,写成了一本书《聚焦学员生活》。他还创作有长篇小说《政协委员》《非爱不可》,剧本《神人天宝》《遁入空门》《京武春秋》等。我想,他对书写和图书的热爱,应当是深入骨髓,而且执着。

  那天,在北京疫情防控等级降为二级,京津冀人员可以凭健康码走动之后,我带着自己的新书来到位于团结湖的“湖边草书店”,在家蜗居几个月了,想见见这位待人热忱的老朋友李士杰,也看看他的书店。

  既然是公益书店,就要有公益活动。李士杰以他自己广泛的人脉关系,邀请各路专家、学者、各界人士到他“湖边草书店”举行公益讲座。连笔者本人也应邀到这里作过文学讲座。于是,“湖边草书店”就成了名副其实公益书店。在这里,曾经有读者遇到法院院长,立即向他咨询法律问题;当事人遇到过律师,在这里接受现场调解;患者遇到过医生,当场向医生询问健康问题。最有趣的是,附近2号楼4层和2层的邻居居然在这里相识。

  这里的环境显然有了一些新的变化。门口那几棵绿叶满枝的白杨树下,有了一个开放式借阅书架,东侧已经配套建起一排移动式免冲厕所。到这里来读书交流的读者,应该说很方便了。李士杰说,书店一直向读者免费提供热茶热水。

  当然,书店店面房是有了,但书店总该有点书店的样子。于是,李士杰不声不响,自掏腰包30万元,把这几间房重新装修了一遍,按照公益书店的格局,该打隔断打隔断,该改门窗改门窗。然后购置书架,购置办公设备,购置电脑、投影仪等等。原来被闲置的平房立刻换了模样,以“湖边草书店”崭新姿态展现在我们面前。

  办书店是一件琐碎而又很辛苦的事。但是,抵不过李士杰高涨的热情,他把开办这个公益书店当作自己生命的第二春。他以这样的生命热情去投入时,让我心中暗暗感动。所以他说,“艾委员,您可是著名作家,您来剪彩别忘了带几本您自己的书,我要摆在这里让读者分享。”我就欣然从命,带了一些自己的作品放在他书店。很多朋友也是和我一样,被他的热情和执着所感动,纷纷把自己的作品或自己家里的藏书送到他的书店。就这样,“湖边草书店”从起步之初,就得到社会各界朋友的鼎力支持,从无到有,现如今他的藏书已有3万多册。

  李士杰是个有心人。他开始琢磨怎样把这些人按照各自的兴趣和经历寻找共同的话题。作为北京老年宜居文化协会会长,眼见的一些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都是当年上山下乡的知青,已进入垂垂暮年。这深深地触动了他,他自己也是知青出身,曾在黑龙江兵团和山西插过队。他就把这里办成知青之家。周边的居民开始经常光顾这里,在这里阅读交流,他又把这里当作居民之家。随着北京晚报、北京电视台对“湖边草书店”的报道,很多人慕名而来,即便刮风下雨也有人来书店。有些人甚至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他们说,我们的社区要有这么个书店就好了。2019年大年初一,有几位政协委员到书店过年,平常也有一些原政协委员和现任政协委员到他这里来,于是,他又把“湖边草书店”办成委员之家。

  李士杰有诸多的社会职务,为了社会公益事业常常乐此不疲。由于劳累过度,前久他的颈椎病犯了,有个朋友介绍他到燕郊三河郭大夫那儿治疗回来。半夜派出所就打来电话,说他手机显示刚进京,让他在家隔离14天。他只好在家自我隔离14天。现在可好,终于可以出门了,他说。但愿疫情能够尽早过去。

  团结湖街道办非常赞成,就把这排临街的平房免费提供给他办书店,好在门口又有一块空地,停车方便,又没和居民楼掺在一起,不影响居民日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共有3500多种书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